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音乐相关 > 正文

哥哥的前半生:Leslie的《Salute》

日期:2008-03-26 来源:网易音乐频道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哥哥的前半生:Leslie的《Salute》(上)


哥哥者,张国荣也。这位如今颇有些让我尴尬的童年时偶像,倒退十年去看的话,倒是十分符合我的口味的。流年似水,十年前,我刚十字出头,那时的张国荣,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里里外外都被光环笼罩:每一件衫、每一首歌、每一种表情,无不让人死心塌地的倾慕……


  前日,刚看过他最新的“2001年激情演唱会”:长发、脸上的钻钉、露背的晚装、摇曳的裙摆……光怪陆离之下,我迷惑了。中性,本是条最锋利但美丽的路线,如剑走偏锋,如飞雪飘扬,如怅然铸下的心锁重门重开。可是,如今的张国荣怎么演绎得来我不明白了?饶是我思想包容,饶是我向来对他偏心,也不得不承认,张国荣已经沉迷在了他一己的私欲中,幸福一如小女人,不再能担当一位为舞台而生的传奇人物的角色。


  然而,他仍是最叫我回忆的,那个八十年代末的张国荣。早年的张国荣,飞扬跳脱,心高气傲,全心与谭咏麟一争长短。可是,自从1988年谭校长宣布再不领取任何音乐奖项后,浑身是劲的张国荣却如同打了个空拳。在与对手的距离只有“0.01”公分的时候,对手却不再给你机会,这般的无奈与落寞相信是最教人难以消解的。之后,张国荣从“华星唱片”转投“新艺宝”,渐渐低调,连他的良师兼益友黎小田先生都说:“这时低调的Leslie方是最动人的。”签约CINEPOLY后,张国荣一连推出的几张大碟是他整个从艺生涯中最出色作品:《浪漫》、《由零开始》、《Salute》以及最后的《Encounter》都是制作花了大成本,远赴日本录音、混音的。彼时的张国荣,没有了谭咏麟这条鞭子,作风转向低调,做起音乐来渐渐自然,唱功亦趋炉火纯青,与多年的好友兼制作人梁荣骏联合监制,两人的契合程度更是叫旁人艳羡。


  1989年,张国荣推出了翻唱专辑《Salute》,这是在他所有的大碟中,我最中意的一张。相比起后来那些出色的翻唱专辑:关淑怡的《Favourite Tribute》,王菲的《菲靡靡之音》,黄耀明的《人山人海》……原来早在八十年代,张国荣已深谙此道。在那个时代的乐坛,我想这绝对不是一张从商业利益出发而制作的大碟,在张国荣所有的作品中,这应该是他最私人的一张唱片:唱着自己最喜欢的却是别人的歌,随心所欲的按自己喜好的方式唱出来。这对一个在香港唱片工业体制下,得益最多,却也被框得最死的红牌艺人来说,是多么难得,而又多么快乐!


  张国荣在文案中写下这样的话:“……最后,亦是这张唱片面世的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将每一首翻新的作品送给原来歌曲的主唱者、作曲者、填词人、编曲人,以作为他们在乐坛辛苦耕耘的回报,及我个人向他们的Salute!”一股傲气中的谦逊,那是Leslie最惹人心动的时日。


  十首歌曲,首首皆是香港乐坛早年的经典之作。后来的日子,我一直孜孜的寻找它们的原唱版本,每找到一次,都无一例外的感慨一次张国荣翻唱的功力。这样的演绎,对得起那些为乐坛繁荣铺路的前辈们,对得起他自己的从艺生涯,也对得起一直以来都在关注他的人们。


哥哥的前半生:Leslie的《Salute》(下)
 

  《童年时》,后来成为张国荣的招牌曲目之一,它的原唱者却是有着"香港摇滚教父"之称的夏韶声。1979年,夏氏曾凭着这首歌小有名气,十年后,张国荣才把它真正唱红。夏韶声一直是我的心头所爱,但我却承认,对《童年时》的演绎,张国荣胜过了他。一首非常动人的歌:异乡的寂寞、两小无猜的爱情、再不可追回的童年,种种感动尽陷于张国荣时而低迴、时而高亢的声音中。


  《但愿人长久》的原唱者是那个其貌很不扬,却灵动惊人的卢冠廷。这位八十年代乐坛的音乐顽童,曾做出了不少的好东西,后来到了九十年代,仍玩心不改的为电影《大话西游》做电影原声。歌曲的词也很漂亮,是由深具古典文学功底的唐书琛操刀,张国荣都说:"LoLo与书琛本就是天作之和。"而Leslie声音的醇厚在这首歌当中亦是尽泄无余。不管在哪里,每次我一听到:"借夜阑静处,独看天涯星…"都会觉得心旷神怡,魂亦往之。


  许冠杰的《纸船》与张国荣的《纸船》同样有名。阿Sam是香港乐坛里程碑式的人物,其地位之尊崇,无人望其项背。即便心气如张国荣者,亦称他为"Super Artist,Super Friend,Super-Man"。《纸船》经过后来成为大师级人马的鲍比达重新编曲,变得丰满起来,张国荣的声音也更感性,但却无损于阿Sam的古典情愫,这得益于精致的歌词:"望船实践我这个愿,遥遥长路也不倦,直去到她身边,祈求跟她一见。"纯情的许冠杰,在今日听来,仍不觉酸味……难得!


  《明星》是极好的歌,也是我的挚爱。原唱者叶德娴的沙哑嗓音绝对在乐坛是"只此一家",她同时也是香港非常难找的"Low-Profile"艺人。词曲的作者是那位永远的黄沾--香港最聪明、最长青不败的人之一。最喜欢张国荣在文案里写的那句话:"黄沾……,What can I say?"是啊,对于黄沾,我们还能说什么?这位香港人的宝贝,这位永远比别人厉害一点的顽童,我辈皆笑意呤呤,甘败下风。这是首那种你会记住一生的歌,张国荣的再演绎超过了原唱,亦难以被后来者超越(后来,夏韶声,梅艳芳都唱过,看来大家都是爱的!),化下永远经典的一笔。"当你见到天上星星,可有想,想起我?可有记得当年我的脸,曾为你更比星星笑得多?"张国荣在他的《告别歌坛演唱会》的末尾,总是就唱起这首歌,整个黑暗中的一束白光,一身白衣的Leslie,渐渐抖振的声音,他的泪和着我的泪潸然而下……


  郭小霖,总是使人雀跃的郭小霖!还记得《无心睡眠》?《偏心》?……当年清秀的美少年,为张国荣写下那些脍炙人口的动感歌曲,把Leslie的魅力铺至极处。他自己却有着这首《从不知》,暖夏中忆冷秋的《从不知》。笑看郭小霖这首好不容易属于自己的动听歌曲,亦被张国荣毫不留情的翻唱过去,哥俩儿比比谁唱得动人?声音稍逊一筹的郭兄不知会否亲密的在张国荣的肩上轻拍一记,笑说:"早知如此,就少给你写点歌了…….!"张国荣的《从不知》,真是不知道当中藏住了他多少坏坏的笑?


  林忆莲的《滴汗》,亦不被放过。早期的林忆莲是极其性感的,媚到极处,叫人心甘情愿被蛊惑,《滴汗》就是佐证。也难怪张国荣会看上这首,的确如他所慨叹:"Sensuality& Sensuality!"粤语里有个词,话作"咸湿"。非常形象,正如滴下的汗--咸的味,湿的状,无关色情,徒增心动。而,Leslie“s voice is just simply sexy!"《漫天风雨》,张国荣是这么说的:"我喜欢《醉生梦死》的电影,亦喜欢同类型的歌曲。"的确是一首可以窥见温馨的歌曲,虽然音乐营造了"漫天风雨"的氛围,但张国荣的声音,悲哀中却无失温暖。这是一把恰如其分的声音,丝丝入扣的表现出强自埋没眼泪的一晚温馨。


  《这是爱》,后来关淑怡也翻唱过。这首歌是周润发一部电影的插曲,由才子、才女,林敏聪、林敏怡创作。两人的作品向来以细腻朴素取胜,很干净的情歌,那种深情也只有配在那个时代的人身上,永远定格。如今听来,虽但觉奢侈,心却仍向往之--"这是爱,似骤来怕他朝骤然失去;夕阳下,百丈情思暗地俩低弄;心已通,但愿为天边一双飞鸟,花间往返,花也在含笑,枕春意之中……"张国荣磁性十足的嗓音娓娓道来,煞是惹人。后来听关淑怡唱,女音的表现透着诡异,如缕不绝的钻入耳中,照样是出色的。


  关振杰原唱的《雪中情》,美在卢国沾的词。很纯的情歌,又透着大气。张国荣的版本胜在缠绵,后来听到关振杰的原版本,慨叹一首好歌,是可以被演绎成多版本的出色的。大气的关振杰,当年唱着:"万水千山纵横,岂惧风急雨翻"演绎乔峰的英勇,唱着"往日意,今日痴,他朝俩望烟水里"演绎乔峰的柔情。而这首《雪中情》无论是他唱,还是张国荣唱,都有种涤人心肺的感觉,纯净如雪的感觉。


  喜多郎的《似水流年》,郑国江的《似水流年》,梅艳芳的《似水流年》,后来,也是张国荣的《似水流年》。光是由这首歌而牵出的这几个名字,已够勾起多少美丽回忆?真正隽永的《似水流年》,梅姑姑的与哥哥的绝难分出高下,一样的出色,谁也压不过谁。这两位私交甚笃的歌手,对这首歌都有种偏执的喜爱,总是喜欢在不同的场合唱起,相信这是一首已经深入他们骨髓的歌,爱之切,触之深,已如同刺青一般烙印在身上。"外貌早改变,处境都变,情怀--未变!"永远的光环,照着他们起伏的生涯,亦照着我顺逆的成长。


  写张国荣是件很难的事,尤其对于我,对他的那份偏心,刺激着,也不断阻碍着我的字。挑了《Salute》来写,实因太喜欢,忍不住要说。大家都称他为"哥哥",当中是藏住了多少怜爱、包容,多少情。他的一生,是真的可以一分为二的,你可以都喜欢,也有权挑一半来放在心中。而对我来说,却又是那般的挑剔,我只选了他前半生的最末来回味。其实也不用贪心的,这一点点已够回忆很久,长久。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