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影视相关 > 正文

一热春光一阵冰凉

日期:2008-04-01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乔纳森 浏览: 字号:TT

昨晚的饭局上,高声的谈谑之际,我一忽想起该为新文章找个什么样的题目.[桃花扇]里那段谶语不知怎的窜将出来:暗红尘霎时雪亮,热春光一阵冰凉.也好,带了"春光"两个字,或者 算是切题也说不定吧.

说起王家卫,还有和王心态逼屑,耿耿于九七的香港人,那心事婉转不足为外人道处却很可能与晚明遗民息息相通吧.在历史潮汐的阴翳下,再怎么玩的转的冲浪手究要被骇浪打翻,抱着冲浪板湿漉漉地爬上来.而这回,冲浪手就是王家卫,冲浪板呢, 当然是[春光乍泄]这部电影.


同性恋:


不错,这确是事关同性恋的一部片子,要不也不会赶在九七前拍出来.然而,你静悄悄地看下来,会发现同性异性,对这片子而言并没有怎么样的分别.无非还是那些难以沟通的孤独者,还是对生活某种惶惑的痴念,还是飘飘忽忽,辗转反侧的生存.换一对异性straight couple,故事仍然讲的下去.那么,何必把同性恋作为看它不看它的理由或借口呢?


嫉妒:


看梁朝伟事后接受访问,他说黎耀辉这个人物他着力去演时是要表现他的痴情的.我倒觉得梁朝伟是搞错了:黎耀辉这个人恰恰不是痴情.他对何家荣的依赖是不假,甚至藏何的passport不让他走;可是他不是痴狂,他想在自己逃避的时空里抓一根稻草,在海滩上种一株花,没有这,黎耀辉无法欺骗自己,无法回避自己. 他真的有点象女人:要爱情然而有着宿命绝望的根子;是自己的不管是否真爱就希望攥在手里不放,人家拿去了,他(她?)就嫉妒的要死要活;以为自己痴心,却明明多情,与张宛的缱绻似乎一样的刻骨铭心.

因为看的是影院版的vcd,黎耀辉与何家荣婆婆妈妈过二人世界的那段,下面的观众的嘻嘻笑声都听得见.其实我好喜欢黎耀辉服侍何宝荣,何家荣撒娇扯皮要黎为他烧饭那段.人们在嫉妒,怨恨,追逐,报复的间隙,终于可以面对细细密密的小事,无所谓的做可笑的事.这一瞬的解放对心事如麻的人而言,真的不是难得两个字道的尽的.


探戈:


电影,有时并不像有些荷里活的拥趸想象的那样整饬,那样森严,那样不由分说.[春光乍泄]绝对是部个人化的电影,从剪辑上就可以看出:原来关淑怡饰的一角人间蒸发了,三小时的原片给剪成97分钟.甚至演员在电影公映前也不晓得故事该怎样演进.说到底, 电影是画梦录,那逻辑清不清楚,人物是不是多面都没有人关心, 梦到圆时,大家干净.对于影片的期待也是这样,你一味烦他陈年浆糊的翻捣,那你到影院来看什么呢?对我,就是看人台前演戏, 听人幕间细语,跟人梦里潜游. 随意如探戈:加不加这段探戈就是影片的关键.为什么这么说呢? 实在是因为每个细节对一部私人化的电影都是最要紧的关节,去了就不是它了.妖冶的探戈中黎耀辉同何家荣起舞,舞出丝丝缕缕的离愁别绪,也舞出爱情挣扎里的一份开心放肆.没有王家卫自己偏嗜的这些探戈,又哪来的故事,哪来的电影?而我们领受了这曲探戈,是不是也该知足离去,不计较那"干卿何事"的情节了呢?


光影:


杜可风的摄影早有人津津乐道,自不待我言.但[春光乍泄]于我强烈的印象确实完全在影像上头,灰白,惨绿,蔫黄,靛蓝,种种色彩匀成一个世外的情境.既然大家都是要逃亡,干吗不逃进主观渲染的光影?既然沉溺,不如沉溺到底.


张宛在阿根廷陋巷里和人赛球,黎耀辉在旁冷(热?)观那场戏忽地转为黑白,转成弗洛伊德的颜色.欲念,热情,回忆,伤感好象并无窒碍地融汇一起,黑白的世界让人忘了自己的所在,以为是哪段沉落 已久的大梦.又回到从头,电影就是让人发梦.


还有谁也忘不掉的台灯,和台灯上的瀑布.有时我想光影就是一段缘,如果没有台灯,没有瀑布,又哪来这段飞来传奇?既是缘,也就非人事所能蠡测,来时由它来,去时由它去,谓之缘.而光影成缘,何尝不是如此呢?


[春光乍泄],如同香港悬疑未定的身份,仅仅是梦中光影,质实不得.而我在半月之后打捞起来的故事,点点滴滴,无非是因了织梦的宿疾吧.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