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综合评论 > 正文

不如青蛙—有感于终身成就奖

日期:2008-03-27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轩轩S 浏览: 字号:TT
2004年了,带着一颗疲惫而沉重的心,走过了春季、夏季、和秋季,也这样的走过了2003。
如今早已步入冬季。
心仍是冷,取暖,只是让身体不再寒冷,而心呢,却还是留在了冬季,永远的寒冬。
会有一丝的暖意,那是因为有你。
会有一丝的光亮,那也是因爲有你。
你,是谁?
……
是哥哥!
是最爱的哥哥!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听着那些歌,听着那些情深的诉说,我的心被一次次的震动着,不仅仅是歌,不仅仅是因爲那些歌中的深情,情寓景中,情寓曲中……
听着“有谁共鸣”会不自觉的浮现那一双泪意的眼,微微的抬头,竭力的搜寻着,渴求着,只为求一份共鸣。
可是终此一生,却没有得到……
夜阑静,问有谁共鸣
那么的落寞,那么的无可奈何。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可是这个世界,要做“我”真的太难太难了。
等待了八个年头,成名了,辉煌了,却是踏着流行的脚步在走,虽然努力地让自己做回自己,但那个商业的社会不允许啊!
退出歌坛,去加拿大,到遥远的他国异乡做了一回自己,却无法割舍热爱的舞台和热爱的电影。
你努力的在电影里演着自己的角色,你试图用电影来诉说真实的你,万千的侧面,万种的风情,那就是是你,我最爱的哥哥!
《霸王别姬》里的蝶衣,痴情而固执的独守着他的誓言“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不如我们由头来过”是任性,是挥霍,但谁都看得出何宝荣对黎的眷恋,曾经说过那个角色很难演,因为你不理解他对他的爱,而你的努力,你的付出让我真的真的觉得何比黎更需要爱,更让人心疼。任性也好,挥霍也罢,那只是你用来僞装的武器,你在意黎的不在意,你把爱的心深深的藏着、藏着,只怕再次收到伤害。
“如果不能骄傲的活着,我选择死亡……”真的是被这句化震撼了,跳开电影的情节不谈,现在看来,那就是你对生命的誓言……
什麽是“骄傲的活着”?
忠于自己,做你自己,以诚待人……
可是,做这样的自己太难太累了。
你忠于自己对艺术的追求,不肯媚俗的随波逐流,你不愿意甚至是不屑迎合媒体迎合观众,你只做自己。
是!
在舞台上,你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烟火,那是你带着千疮百孔的心,用双手捧给我们的一种精彩纷呈,你独自承受着各方的压力,和恶意的攻击,我们却无力为你承担什麽,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在荧幕上,你用生命接近每一个角色,我们是看着香港电影长大的,而现在回头看看那些电影:拍功夫片的一辈子在拍功夫片,演偶像剧的演到如今40多岁了,还是偶像……在香港电影圈谈艺术,实在是件可笑的事,但幸好有《阿飞正传》,幸好有《春光乍泻》,幸好有《胭脂扣》,幸好有你……
不论是艺术片,贺岁片,还是商业片,每一个角色都是分明而清晰的,更不用说是中国电影里程碑式的作品《霸王别姬》了!
谁都知道,你为那些电影所付出的努力,但却又同时有那么多人认为那只是你的天分!
天分太高,难道就有错吗?演一个人物演到不象在演,就可以被认为是本色演出吗?在歌坛无可取代的成就,会成爲影坛各种奖项的绊脚石吗?
这些理由多幼稚,多可笑。
可它们却真真实实的存在着,不可动摇,不可跨越,他们一直存在到今天,一直到把你逼走,一直到海枯石烂……
香港金像奖要颁终身成就奖给梅艳芳???
我是不是看错了?又,是不是有人弄错了??
稍微有点电影常识的人都知道,在影坛,哥哥地位,哥哥的电影无可动摇。
就拿《胭脂扣》来说,共同主演的片子,十二少的出场绝对称得上惊艳四座,从眼神、神态,到走路时的感觉,……是一种缱绻的情怀,丝丝入扣。
王家卫说哥哥不用演,就是他心目中的阿飞。
还有人说你属于叁十年代,是香港最后一个关西大少。
……
你的气质,你的品味似乎与生俱来,所以很多都认为你本来具备,所以不是演技……
那么《枪王》呢?那么《异度空间》呢?
难道,你本来就是枪王,本来就是心理医生?
不,不是的,绝不是的!
你本来只是你自己!
因为你演了阿飞,所以你“不用演都是阿飞”!
因为你演了十二少,所以你属于叁十年代!
因为你演的不着痕迹,于是你本来就是……
因为这样的演技无人超越,所以他们不敢给你最佳男主角,所以他们必须编造种种可笑的理由,来爲自己的狭隘作出解释,却又那么的力不从心,笑话百出。
哥哥啊!
其实在“夜阑静,问有谁共鸣”的背后,还有一句话,叫做“高处不胜寒”!
智慧如你,一定知道,若肯迁就,肯附会,那么得到的荣誉一定数不胜数,那些人一定会抢着送奖项给你,因为那是他们的摇钱树,你也大可叫嚣着“家里空着金像奖奖杯的位置,就等它了”——嗬嗬,谁还能不给你这个面子?可是你不屑,你偏偏不屑!
你用沉默是金掩盖一切,低调是你一贯的作风,却成了别人忽略的理由!
一次又一次无声地、残酷地伤害,任何一个对艺术、对事业有追求的人,都会感到悲哀,追求越高,伤害越大,而正因为有追求,所以不惜一次又一次的在受伤之后,重新出发,一次又一次的超越,再一次又一次的受伤,周而复始……
但人的承受力毕竟有限,你病了,不是身体上的病痛,偏是心理上的病痛,抑郁症,那只能说明你长期的不快乐,但,是什么使你不快乐的?
你累了,你于是飞了……
你选择了那样的一个日子,你自我的选择了那样的一天,你甚至都没有把自己的病公诸于世,你不让别人来同情,来唏嘘,你甚至不让别人来表现他们的爱心和友情……
你悄悄的离开,身后是一片哗然……
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怎么可以用这种方式?怎么可以随意处置生命?——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善良人士和娱乐圈的“精英”们惶恐了,他们不知道,人世间,可以有人这样的只做自己。
不需要他们虚假的同情,不需要世人无谓的怜悯,你真正要的他们给不起,伤害已经造成,一年,两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一点一滴的渗入心间,那么深那么深,难道再要用20年的时间来治疗?
不了,不了,那已经没有意义,更不需要了。
虽然说心病还需心药医,但世上并没有一种心药来医治这样一种长期的伤害,太多的事,太多的人,要如何医治?
于是你走了,头也不回,他们更有理由看不见你的存在,或者就算看见也可以当作视而不见。不是眼盲,是心盲!
我艰难的告诉自己,那是宿命,是你不该存在于这个时代,或者不该存在于这个地方,因为这个时代,这个地方还没有准备好来理解你的艺术,于是你显得那么与众不同,那么耀眼,那么格格不入。你低调,却依然掩饰不住光芒,他们呢?努力的让自己,也让别人看不见那光芒。
我们一直在讽刺井底的青蛙,可是那只青蛙毕竟还知道它头上的一片天空很美,它会擡头,会睁开眼睛看着它世界中的美丽,虽然只是小小的一片天。
塬以爲,“掩耳盗铃”只是古人的笑话,却不料今世仍存。闭上眼,就可以拒绝世界。他们闭上眼,什么也看不见,又或者低着头,只看到一口枯井,窄窄的,小小的,暗暗的,连那一片天空都看不见,更遑论井外的世界。
人啊!原来有的时候还不如青蛙!
……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