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综合评论 > 正文

今生今世…张国荣

日期:2008-03-25 来源:当代歌坛 作者:伟子 浏览: 字号:TT
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蔷薇开出一种紫色的结果;
天空海阔里,一朵最坚强的泡沫;
骄傲的燃烧着,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在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然而,本来就没有神灵,谁都是血肉之躯。
只是,很幽、很怨、很虚、很无、很飘、很渺;
感觉完全是一种梦与现实的混合品,有一点不真实。
“是命运对有情人不曾怜惜/风月惹不起/你任我憔悴/我任你枯萎/怎么也无法将天意挽回”(《一辈子失去了你》)听张国荣,总觉得有一种颓得像二三十年代上海的繁华空洞,烟花、泡沫、蔷薇的结果,一切美得都那么虚幻、都那么飘忽;虚幻得无法将唇接近,触碰然后凋落,只能闭着眼、扬起舌尖嗅那过分的美丽;而,飘忽得整条街都很诱惑、鞋子很忧郁,然后街灯坠落……
思绪随着张国荣沙沉的声音升华、再生华,眼前海市蜃楼着黑白色的上海,一个穿旗袍的女人,进门将食物分层放进冰箱里,进了浴室。出来,她站在卧室的梳妆台前端详着自己:还是一样的脸,一样的虚荣,一样的神经,一样的与众不同,就是老了点。她每天站在镜子前都在无望,绝望,物极必反到兴奋到狂喜之中挣扎循环,象竹子一样在滞塞阻碍中一截一截的疼痛的生长。她的精神备受考验,溶化,冷却,结晶,锻造然后再溶化再锻造。她看见了自己心爱的丈夫睡在舒适的床上,她流泪了,浓情,幻觉,她的丈夫昨天丢弃她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她的脸贴在还留有丈夫气息的被上,手指在空气中划着,眼神藏在头发后面,空洞得近乎可悲,在她嘴里游气着一个声音——
风里笑着风里唱/感激天意碰着你/总是苦涩都变得美/天也老/任海也老/唯望此爱爱未老/愿意今生约定他生在拥抱……(《今生今世》)沙哑的、湿润的、恍惚的、沉得几乎听不清。
她被绝望的哀痛绞得心情恶劣起来,慢慢倒了满满一杯酒狠狠地喝了下去,胃立刻像一团火一样烧着了,抽着痛。她的目光又朦胧了,一瞬间想起了许多人,这些人是那么陌生而又遥远,亲近而又毫不相干,就象一本连环画,撕掉其中几张丝毫不影响主题。最后一个站在她眼前的,是丈夫,微扬唇角善良地笑着,不出一字而开口说着;她听到了,依偎在床脚附和着:“春风秋雨飘飘落落只为寂寞……”
她说着,对着空气,神经质的,有点歇斯底里。她突然想跑到山上,找一棵树,在树上挖一个洞,然后把所有想说的话全说进去:无所谓拥有,也无所谓失去,可是,我多么想抓紧你,告诉你,这一切都不是我愿意的;这条路少了你,好难走。然后再用泥巴把洞封上,那些话就会永远留在那棵树里,没有人会知道,然后随着树枯萎,化成泥土,告诉给她的丈夫。她很想。
怀内能躲一躲/力度与温度/差不多/唯独你双手握得碎我/但我享受这折磨/可以说走/一早已拼命退后/想过放手/但未能够……(《怪你过分美丽》)这歌唱着伤感与无奈,带着许多遗憾和追思,她在一个人的夜里,静静的听着,眼泪滴落,思绪乱飞,想念疯长,什么都掩饰不住了。
这个黑白的城市就象一个巨大的音乐人情搅拌机不分昼夜的滚动,到处传来令人发疯的歌舞升平,城市里滚动着的灯红酒绿、三轮车夫、和天一样高的广告招牌……她毫无指望。这个世界千锤百炼,千变万化,真假难辩。
有时候,很想就此放逐自己,不再为过往伤怀,但是做不到,因为她没那么坚强。那些消逝了的岁月,那个永不回头的人,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的到,抓不着。她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她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
天空开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我》)
音乐响起,宣布剧情告终,骄傲的歌声,张国荣。
The End。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