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音乐相关 > 正文

香港2000热情演唱会

日期:2008-03-18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哥哥演唱会风骚迷人,热力万钧。哥哥长发披肩,又唱又跳,十分落力。姣功十足,神态挑逗,歌迷看得喷血。

 

                                                                                     

 

撩开短裙,哥哥问歌迷:“看你敢不敢看?小心要洗眼。”这个动作是张国荣从85年以来逢开演唱会必做的动作。哥哥有温柔一面,真是令歌迷感到如痴如醉。

 

引言:
  这是香港最具争议的演唱会:每天打开报纸都是一场惊吓,披头散发鬼影重重,动作露骨暧昧,名设计师度身定造的时装沦为陈旧设计…… 海报上张国荣一脸阳光,现实中招风惹雨几乎淹没。
  但,演唱会就只是明星正不正、歌衫靓不靓、观众high不high、有没有烟花、有哪些嘉宾?长头发是妖怪、穿裙子是扮女人、hautecouture是旧衫?香港时装知识不应是那么薄薄浅浅的一层,演唱会也不能不谈舞台设计、灯光和音响探讨舞台设计、分析服装形象、访问现场观众……

  如果你是因为种种负面报道,错失了这次演出,这夜就让我们一起来看演唱会。


还一个演唱会的真面目
  偌大圆柱天幕罩着舞台,轻透光,张国荣一身白衣,静静唱着《梦死醉生》,肩上羽毛扬起,观众尖叫。《寂寞有害》的音乐播放,天幕缓缓升起,从高台下降到地面,天使从此沦落。《不要爱他》带出金发舞群,《爱慕》射出迷幻红光,在四首快慢有致的开场曲下,张国荣从天使变身俊男,散开长发,步入故事《浮士德》的诡魅美丽。
  监制陈永镐说:“这次舞台设计主题是剧院,我们舍弃一演唱会大明大暗的灯光,已含蓄转折的手法设计每首歌的出场和过场。整个舞台故意只开三面,给张国荣一个变幻的Dreamland。”


乐声

  短短的引言,请来资深电台主持人陈小宝来念;多达二百只的Vari-lite, 做出最细微的灯光效果;银幕上用上光度极高的DLP120,000,美国奥斯卡颁奖典礼也采用;音响效果高低分明,乐声歌剧各有发挥,台上多处用上特制的布料,而非一般的油漆木板,灯光射下去的效果完全不同。整个演唱会要求之高,在本地制作是数一数二。《风继续吹》、《侬本多情》、《怪你过分美丽》,首先是三首慢歌,张国荣扬起眉,满脸自信,在台的两端走着唱。灯影交错,丝丝乱纹投射在条条布幕上,台上简洁的数条楼梯,配上灯光,反射出丰富的线条。
  接着三首快歌:《够了》、《侧面》、《放荡》,灯光乍变,两块大银幕闪烁着紫橙红,象是两颗眼睛,看着张国荣扭转旋舞,迷惑了。荧光幕播出他主影过的电影片断,《阿飞正传》、《白发魔女》、《枪王》、《家有喜事》、《星月童话》、《流星雨》、《风月》、《倩女幽魂》、《新上海滩》、《霸王别姬》、《左右情缘》—— 由卖弄的一分钟到给狠狠地打了两巴掌,观众都看得非常投入,时而大笑、时而拍掌。陈淑芬补充说:“这些片断是哥哥亲自剪的。在这几天的演唱会,他已经剪了三个版本,每次看看有不满意又再剪!”

 
灯影

  《告别》演唱会,都是陈永镐当监制。从打今年年初,他已经开始构思这次演出。在他眼中,所谓成功的演唱会,就是把歌手鲜明的突显出来:“阿伦是与众同乐的,学友是诚恳献唱的,演唱会就是把歌手最好的一面表演出来,而张国荣就是圈内可塑程度最高的一位歌手。”
  《追》,布幕现出发丝,楼梯射上圆点,天上地下一片银光中,隐约一抹红光;《春夏秋冬》,四季灯光变化,棕橙绿紫颜色用得大胆巧妙;《没有爱》,雪山边缘一轮黄月亮。连续多首慢歌,运用了匠心的舞台设计,旋律是大家熟悉的,感受却是新鲜的。发舞唱毕《路过蜻蜓》,张国荣边在舞台上更衣边介绍乐队和幕后工作人员,白色布幕透出重重影子,大群工作人员忙得团团转,配上明快的敲击乐,影子戏般有趣。这是张国荣怕中间闷场想出来的点子,把观众的注意力始终集中在舞台上,是很聪明的做法。


长发
  张国荣为这次演出下足心机:每天三百下Sit-up、跑步练气、戒烟戒酒,唱功固然不容置疑,腰围还保持二十八吋,八名设计师的衣服穿得漂漂亮亮。那一头长发在台上发挥了极佳效果,每一次头发散开,都是一次高潮。但落到报章杂志上,只见披头散发鬼影幢幢的“贞子”现身,他很生气。纵使张国荣嚷着:“仙姐(白雪仙)看完第一场,走到后台拥抱我说:‘这是真正的艺术!其他人说什么不重要!’”但负面的报道令马来西亚和大陆的演出要做出修改。他气得咆哮起来:“好!什么都可以改,唱回旧歌、穿回旧衫都可以,不过这已经不是我张国荣的Show了。”
  平心而论,现场看见长发飘扬的张国荣,压根儿连想不到女性化,正如我们的时装版主任王丽仪所说,那就是拉丁裔的俊男,一向以来欧洲人就喜欢留长头发、晒得黑亮、穿裙子也不是新鲜事。倒是张国荣介意,在台上说:“不要叫我靓女,会翻脸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女人!”如果这次是其他歌手,例如郭富城留长发,传媒的报道又是否一样?说到底,还不是戴着有色眼镜。


灯影
  台上一条长桥,缓缓升高,张国荣救在上面大唱《无心睡眠》。观众不一定接受经典作品重新编曲做大幅修改,新鲜感得由舞台设计而来,这条长桥就为唱一首歌,出现这么一次,却化了几十万元去安装并以油压器升降。认真见诸不惜工本,聪明也在于见好就收。
  一首《大热》,荧幕火焰四起,台上红光狂野,张国荣仿佛奔驰魔界,演唱会开始以快歌为主。《红》床上无数诱人长腿、《枕头》泡沫般喷出一天一地的羽毛、《左右手》的变化流丽的紫蓝绿橙光…… 幕幕都是漂亮的画面。
  演出《陪你倒数》时,他披着银红大衣,气势如王,眉梢尽风流。接着近半小时的Rave Party,张国荣把多首经典快歌编在一起,观众都站起来跳舞。一个小孩骑在爸爸肩上,笑得前倾后仰,乐不可支的,一家三口玩得很开心,父母当年听到《H2O》、《少女心事》、《第一次》、《不羁的风》、《MONICA》、《STAND UP》时,也曾经这么快乐吗?
  张国荣最末的一支歌,是林夕为他写的《我》。张国荣有点感触:“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站在台上了……”观众大声反对,陈淑芬在旁叹。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