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档案传记 > 正文

张国荣的故事(《看电影》杂志连载)(4)

日期:2008-04-24 来源:《看电影》 作者:Jackie225 (录入整理) 浏览: 字号:TT

 

步入演艺圈

  虽然重新拣起中文让一直习惯说英语的张国荣感到很吃力,但这也让张国荣对博大精深的中文有了更深的认识和了解,而正是在这家中文学校,让张国荣结识了一班喜欢民歌的朋友,因此得到参加歌唱比赛的机会,从此踏足娱乐圈,可以说正是这次契机改变了张国荣的一生。
  那是1977年5月,张国荣的一位同学和他的朋友组成了一个民歌乐队,张国荣担任乐队的一位主音歌手。当时乐队的名字叫ONYS,一个很酷的名字,而 ONYS就是一种很奇怪会发出光亮的黑色石头的名称。当时他们以乐队的形式参加过几次歌唱公开赛,成绩还不错,都能得第二名或第三名,只是从来没有得到第一名。后来张国荣又参加了亚洲歌唱比赛,是由当时的“丽的”电视台主办的,也就是现在的香港亚洲电视台的前身。
  一开始,张国荣从没想过要进入演艺圈或者藉此成名,只是他天性里喜欢音乐,所以对待比赛,他并不如何在意。就连此次的亚洲歌唱比赛还是张国荣的一个朋友替他报名的,可惜他这个朋友却连初赛也没进去,在试音时就被淘汰出局了。比赛竞争得很激烈,但张国荣从没想过放弃,一步一步地捱到决赛,而张国荣在这次比赛中一鸣惊人,获得了香港区的亚军,获得了参加亚洲歌唱比赛的总决赛的机会。当时,一共有八个国家的歌手参加总决赛,每个参赛选手的实力都很强,尤其是张国荣和一个菲律宾的选手在冠军争夺上很激烈。可能是出于对自己国家的选手的偏护,菲律宾的评委有点徇私,在最后一次评分中给了张国荣一个全场最低分77 分,而那个菲律宾选手却得到了香港评委的93分,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就拉大,结果张国荣只得了第五名,冠军自然就是那位菲律宾选手。如果有人留意过香港乐坛的发展,可能就会知道那位菲律宾选手叫什么名字,他就是丁马卡度。当时评委之一的潘迪华(在[阿飞正传]中饰演张国荣的养母)给了张国荣全场最高分,回忆起当年,她说,张国荣一出场,她就觉得这个男孩子太漂亮了,很有大明星气质,将来一定会大红大紫的。没想到此话被她言中,虽然有机会问鼎冠军却只得到第五名的结果让张国荣多少感到遗憾,但这个名次却并没有影响张国荣今后的事业发展。
  虽然这次比赛张国荣没有拿到冠军,但由于观众对菲律宾评委的不公正看在眼里,都替张国荣抱屈,反而使大家认识了这个叫张国荣的小伙子。可能这也算是一种反宣传吧,张国荣因此一夜成名。“丽的”电视台的钟景辉就是看好张国荣的人之一,第二天他就找张国荣签定了一份合约,希望张国荣到“丽的”电视台做综艺节目,月薪一千元。当时张国荣正打算独立生活,一千元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诱惑,就毫不犹豫地连签了三年合约。
  在踏入演艺圈的头三年,张国荣过的也不是不自在,至少可以尝试脱离家庭的生活。因为张国荣在英国都是独立生活的,所以回到香港和家里人住在一起就很不习惯,何况张国荣跟他家人的关系也不是很好。所以张国荣向钟景辉借了几千元,用来租房和买了一些家具,就搬了出来,此后钟景辉在张国荣的薪水上每月扣100 元,也就是说张国荣实际上每月只有900元来维持生活。当时张国荣在广播道租的房子每月租金500元,至于一天三餐也不用花钱就在“丽的”的食堂解决了,所以每月下来张国荣还能存点钱。
  张国荣刚出道时,外界对他的反应并不是很理想,但好在他在唱歌比赛后就被宝丽金列为基本歌手。当时张国荣是和陈美玲一起去试音的,录音后就与宝丽金签了合约,后来宝丽金方面也出了一张新人唱片,当然不是个人唱片,是一张杂锦唱片。张国荣在里面有首歌叫《I LIKE DREAMING》,是一个德英混血儿做的监制,当时也是他找张国荣灌录的这首歌。但这首歌的市场反应非但不是很好,还招来很多批评声,说张国荣是“鸡仔 ”(小鸡)声,不成熟等等,总之都是恶评了。由于当年从英国回来的张国荣比较喜欢唱英文歌,加上打扮前卫,跟当年走红歌手如许冠杰及罗文的正经风格完全不同,故不被香港乐坛和歌迷接受,即使这样,张国荣也从未因此而气馁,纵使当年他多是入不敷出,银行户口结余未曾试过超过一千元,但也从未萌生退意,最主要的是他坚信有朝一日,自己必定可在乐坛走红。
  对于张国荣早期的演唱生涯来说,最难忘的一次是在1977年的一个流行音乐会上,当时最有名气的是“温拿乐队”和许冠杰,他们之间竞争得很激烈。张国荣之所以对那场演唱会记忆犹深,特别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被两千多人“嘘”得下不来台,那是张国荣参加歌唱比赛后的首次公开演出,那天他特意穿了一件红色T恤和白色裤子,希望得到好运,然而张国荣满怀热情的演出却换来了一阵嘘声,甚至有的观众直接就大声地叫张国荣回家,让张国荣伤心不已,他自问没有做错事,不明白为什么会被人“嘘”。后来还有一次他在沙田唱歌,为了配合台风,把头上帽子抛向观众席,却当即被反抛回台上,引来一阵哄然大笑,让张国荣无地自容,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即使多年之后仍难以忘怀。本来刚出道的新人就很彷徨,很想努力地做出成绩,但没想到自己的演唱事业刚刚起步就触礁,让张国荣郁闷了很长时间。

 

第一部电影


  正是这段低速时期,又发生了一件令张国荣后悔至今的事,令他差点要因此退出演艺圈。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吴思远(已是有名气的制作人)给张国荣打电话,说想拍一出红楼梦式的喜剧片,希望张国荣能演男主角,张国荣问他谁演女主角,他说是黄杏秀,黄杏秀当时是略有名气的青春女星,张国荣听后很高兴。特别是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就能当主角,虽然片酬并不多,只有6500元,但这是张国荣第一次高报酬工作,所以他当时毫不犹豫地签了合同。但拍了几天戏后,张国荣就发觉不对劲,原来这所谓喜剧版的红楼梦是一部加插了很多色情内容的三级片。当时张国荣很不满,就想罢演,结果却听说他们的“人力”很厉害,有黑道背景,张国荣怕自己罢演后说不定哪天就会遭人毒打,所以也就忍气吞声硬着头皮地拍了下去。电影上映后,观众反应竟出奇的好,但最后还是遭电检处禁映了,理由当然是内容太“黄”了。但观众不了解真相,因此也连带着不喜欢张国荣,张国荣因此蒙受不白之冤,跟着倒霉了好几年,甚至有一段时间,张国荣发誓再也不拍电影,即使后来张国荣很少跟人提起这部电影。
  刚出道的张国荣长的很漂亮,比女孩子还秀气,所以当时导演就是看上张国荣的粉雕玉琢才让他出演贾宝玉,就连大导演李翰祥当时也说过,张国荣演贾宝玉不作第二人选,除非找女孩子“反串”。男孩子长得精致如此,反倒不是什么好事。看来张国荣的漂亮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反而成了演戏的一个障碍。后来张国荣为突破他的“脂粉男孩”形象也下了不少功夫。
  这就是张国荣的第一部电影,也是后来张国荣红遍香江被媒体爆出《英雄莫问出身,问来难堪——张国荣曾拍“春上春”,第一次即被“卖猪仔”》说的就是这部早已被人遗忘的电影,名字叫做[红楼春上春]。
  这一年张国荣拍[红楼春上春]时,只有22岁,面孔稚嫩,身材单薄,好像没有发育成熟的孩子。张国荣细瘦的脸颊,画着浓浓的妆,摆着做作的造型,捏腔拿调,好似要登台表演的戏子。可能喜爱张国荣的FANS没想到风华绝代的张国荣在二十五年前竟是这副尊容。想来也有趣,影片的第一个镜头就包含了张国荣名字中的两个字——“荣国府”,这也算是意外的巧合吧。随后张国荣开始了在影坛上的第一个亮相;趴在地上给丫鬟当马骑,还仰起头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当时的张国荣哪懂得什么叫表演,只是凭自己的想象来演,再加上他当时拍片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所以也就谈不上什么演技了。因为是部小成本制作的三级片,制作粗糙,专靠色情来吸引观众,所以张国荣在里面也免不了有与女主角亲热的激情戏,但好笑的是张国荣演得实在不敢恭维,只是装模作样地呻吟了几下便蒙混过关。整部影片都开不出后来倾国倾城的张国荣的样子,可能到最后张国荣饰演的宝玉在要出家时露出那轻轻一笑,和那单纯清澈的眼神,依稀有一点现在张国荣的影子。多年之后,成名的张国荣被人嘲笑第一次拍电影就被人“卖猪仔”,张国荣本人的反应倒很坦然,说是被逼着拍的:“讲起拍这戏也是满腔辛酸,但那时候不拍是不行的。”事实也正是如此,70年代末香港的电影业还不正规,一片混乱,难免有被迫拍戏以求自保的事情发生。后来有朋友开玩笑说张国荣很有艳福,可张国荣面对着一个个“胸部巨大的哺乳动物”晃来晃去,他唯一的感觉就是恶心。虽然有朋友曾经劝他把片子全买回来,以免影响形象。但张国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管它呢,也好让大家看到我以前受过不少委屈,捱过不少苦。”的确,我们现在只看到艺人们表面风光衣着亮丽,却不知他们背后隐藏着多少委屈和伤心。今天我们知道张国荣身家过亿,万人追捧,谁又知道他在这二十多年的旅途上付出多大代价,熬过多少沧桑?


喝彩


  自从入行后,张国荣的事业就一直不顺,无论在歌坛或影坛,都显得郁郁不得志。当时张国荣只能在“丽的”电视台的综艺节目唱歌,入不敷出勉强度日,后来连这个综艺节目也因歌星不够而被停了,所以张国荣又做了三个月的冷板凳,受尽冷眼。幸好那时麦当雄的势力兴起,拍一些所谓大丈夫类的电视剧,张国荣就在电视剧里演一个小角色,后来被人发现演戏还不错,就邀请他加入“丽的”电视(话)剧组,不过张国荣加入后确实拍了几部反响不错的片子,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就这样张国荣平平淡淡地过了两年。其实自从张国荣加入“丽的”就不乏拍片的机会,1979年“丽的”让他的主演[浣花洗剑录]在泰国很受欢迎,1980年香港电台制作的[我家的女人]获得英国电视台四项大奖,其中就包括“演技”奖项,这是张国荣从艺以来获得的第一个荣誉,只是鲜为人知罢了。1981年可谓是张国荣事业忙碌的一年,连续拍了5套“丽的”电视剧,反响都很好,期间张国荣更因连续两次与倪诗蓓合作[对对糊]及[甜甜廿四味],而传出绯闻。不过,这段感情应该是“露水情缘”,皆因同年张国荣在杨受成的介绍下认识其女杨诺思,两人一拍即合,拍拖一年,但可惜杨诺思最终因要到外国求学,令此情无疾而终。
  后来张国荣经好朋友罗文介绍,认识了罗文以前的经理人。由于当时张国荣,陈百强和钟保罗同属于经纪人谭国基,三人也都长的英俊不凡,因此,1980年他们一起合作了蔡继光导演的电影[喝彩],由于当时电影叫好又叫座,再加上三人年纪相仿感情交好,三人赢得了“三剑客”的雅号。之后他们又合作了电影[失业生],获得好评如潮,张国荣更凭借此片获得他在影坛第一个荣誉——第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这对当时的张国荣来说是个不小的鼓励。尽管如此,张国荣并没有因此一炮而红,反而在片中饰演“正面角色”的陈百强红极一时。可能是张国荣在片中扮的都是反角吧,当时的女孩子和影迷们比较单纯,认为谁要是演了坏人,现实生活中他就是坏人,所以张国荣在这段时间受尽冷落,一“坏”竟坏了很多年。[喝彩]是张国荣的第二部电影,但与[红楼春上春]时相比,人明显成熟很多,演技也有了不小的提高,虽然只是第二男主角,出场也不过短短的十几分钟,但依然光芒四射,隐约有“天王巨星”的架势,锐不可当。
  说起这部电影就不能不提起张国荣的两位搭档。陈百强和钟保罗,这个号称“三剑客”的黄金搭档在当时可是风靡一时,无人能出其右。但最离奇的是,三人命运极其相似,同样在人生最高峰时死于非命,不知这是巧合还是诅咒?造物弄人,现在“三剑客”都已经不在人世,今天再回头看这两部影片,令人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张国荣、陈百强和钟保罗三人在八十年代皆以青春学生形象走红,但后来因机会、际遇不同而分开一段时间。在[喝彩]中饰演电台DJ的钟保罗有着富有磁性的嗓音和天生的场面驾驭能力,85年从“丽的”跳槽到“无线”,向电台主持人发展,并成为大红大紫的金牌DJ。而张国荣和陈百强一起则在歌坛发展,后来由于签不同的唱片公司,再加上传媒的舆论、同行间的残酷竞争和彼此敏感的性格,原本要好的张国荣和陈百强之间互相有了心结,最后达到两人不愿意同台演出的地步,所以“三剑客”一直难于一聚,不过后来张国荣在访问中澄清“三剑客”的感情从没有变,但世事难料,后来钟保罗由于债务缠身,在1989年于沙田住所 26楼跳楼身亡,当年他只有30岁。而一直作为张国荣竞争对手的陈百强也在他事业最颠峰时,酒后服药过量昏迷,在医院做了17个月的植物人,因长期卧床导致逐渐性脑衰竭,血液循环系统失去作用,于1993年过世,享年35岁。
  “三剑客”于不同时间分别去世,如果想重看黄金组合的精彩演出,就只能在影碟里再次回味。今年正值电影[喝彩]播映20周年,其投资人杨受成,希望和原班人马再度合作,拍摄网上电视连续剧[一起喝彩]及电影新版,虽然这个想法早在张国荣自杀前就有计划,男主角也定由偶像组合Boy’z担当,重唱陈百强在该片的经典主题曲和插曲《喝彩》及《几分钟的约会》。初时英皇公司怕被误认为是发死人财,后来经过多方考虑,网剧将会如期开拍。届时我们可以从新人的面孔重温张国荣年轻时的风采。

 

  “幸运不肯轻招手,我要艰苦奋斗
  努力不会有极限,若遇失败再重头”
    ——《默默向上游》


  张国荣的路看似走得比别人容易,晋身歌坛未满一年,便有机会推出个人大碟《Day Dreaming》,身边的每个人都说他走运,不过张国荣知道,幸运的背后还要付出汗水,他专心练歌、练舞,期望一炮而红,不负众望。七十年代末期,香港流行乐坛百花齐放。年轻一代开始追捧偶像,陈百强、谭咏麟、梅艳芳、许冠杰,个个都是未来的巨星。
  英文歌潮渐渐减退,张国荣的英文大碟生不逢时,雄心勃勃要在乐坛创一番事业的张国荣出师不利,处男大碟的销量未如理想,令他大失所望,狠狠地摔了一跤。幸好当时身边有一群好友在默默支持着张国荣,替他打气。“黎小田的确给了我很大帮助,在短时间安排我优先出碟,只可惜整张唱片都是英文歌,歌路和形象与当时的乐坛大相径庭,所以卖得很差。”张国荣回忆时一脸无奈和可惜。天意弄人,张国荣的第一张大碟,更被唱片铺以一元钱贱卖。这对他自尊打击很大,更想过是否应该放弃。看见自己的唱片被人贱卖,张国荣觉得很对不起帮助他的人,心里非常难受。在初入道的几年,张国荣都是郁郁不得志,当别人的目光投向陈百强,或是林子祥的时候,他只站在台边,默默替人合唱。虽然张国荣当时所属的宝丽金唱片公司(现为环球唱片公司)后来又为他推出粤语碟《情人箭》,试图迎合大众口味,但幸运女神并没有眷顾张国荣的勤奋努力,唱片的反应亦属一般。
  很快张国荣与宝丽金的合约到期了,由于之前出的一中一英两张唱片,市场反应都不是很好,所以宝丽金的要员冯天之表示,他们不想再跟张国荣续约。一连串的打击令张国荣心灰意冷。他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未来。这个时期,娱乐圈给予张国荣的,不是掌声欢呼,而是羞辱与考验。
  天无绝人之路,张国荣开始了他走埠的征途。虽然挣的钱不是很多,但对当时的张国荣来说,这至少是个锻炼歌艺的好机会。由于张国荣当时出演的[浮生六劫]、[方世玉]等电视剧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上映,所以有机会到这两地登台演出。当时张国荣为了能多挣些钱,曾试过连续21天唱42场,唱到最后嗓子都唱哑了,但好在丰厚的酬劳至少能让张国荣感到欣慰。可能是新加坡人见过的大明星很多,所以对张国荣并不是很热情,反而在泰国,张国荣受到了很高的礼遇。特别是他在“丽的”电视台拍的[浣花洗剑录]中扮演的方宝怡,在泰国很受欢迎。一开始张国荣不太相信,直到他收到一位泰国影迷的信,才发现自己在泰国原来这么受欢迎。所以后来张国荣一共去了泰国4次,都是做他的所谓演唱会,每回都搞的有声有色,而且还有很多人捧场,例如他在泰国认识的前超级女星——何嘉玲。何嘉玲是泰国的名人,家境富裕,喜欢交朋友,尤其是对去泰国的演出的香港艺人,非常热情。所以无论熟不熟悉何嘉玲的人都会去拜访她。有一次张国荣和他的乐队去泰国表演,何嘉玲就用鲍鱼、鱼翅等名贵的事物来招待他们,让张国荣很是感动。
  当张国荣再次回到香港时,香港电影业已经蓬勃起来,很多电影公司找张国荣拍电影,但这些影片大多属于青春片的类型,这使张国荣很快便成为大、中学生的“银幕偶像”。
  守得云开见月明,张国荣的演艺事业渐渐有了转机。1981年,他接拍了谭家明的[烈火青春],认识了后来名声显赫的美术指导张叔平。两人一见如故,非常投缘,张叔平后来还替张国荣设计形象与唱片封套。然而对张国荣来说,此片的最大收获,莫过于学会了如何演戏。不过[烈火青春]当年却是禁片。解禁后,张国荣的大胆演出,曾引起一阵震撼。不过影片叫好不叫座,张国荣还没因此步上青云路。
  在早期影片中,最令张国荣印象深刻要属[柠檬可乐],这是张国荣在香港第一次票房超过500万的电影,也是他成名前的青春代表作,后来这部电影还在第 19届金马奖获提名最佳原著剧本和最佳美术设计,这对当时的张国荣来说是个小的激励。但他和电影制作公司却合作不是很愉快,在澳门拍外景时,剧组不仅让张国荣跟一个灯光师同住一间房,还让他做很多分外的工作,让张国荣很气愤,后来干脆自己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张国荣很在意居住环境,即使后来他也经常搬屋,一间住的舒服的房子对张国荣来说很重要,就像他在丽的,只挣一千元时,为了住的舒服,他向公司借了六千元买家私。
  转眼张国荣与丽的电视台的合约结束了,张国荣觉得他在电视台该学习的都学到了,便毅然走了出来。当当时张国荣只知道工作,没有心计,也不懂得手段,所以有一年半的时间,张国荣非常失意。这是他艺人生涯的最低潮,既没有工作,连生计也成问题。这时,他在罗便臣道租住一个房间,在酒吧唱歌,维持生计。后来又因为合约问题,跟经济人打官司,连车也卖了来请律师。一切皆不如意,但张国荣吃力地撑了下来,他相信自己,终非池中物,会有起飞的一天。
  张国荣在拍摄电影[鼓手]的时候,已经在娱乐圈挣扎六年了,仍然是一无所获,朋友们劝他另寻出路,但热爱音乐的张国荣坚持了下来。在[鼓手]中他出演了一个模样清秀、气质单纯的爱鼓如痴的执着少年,虽然影片故事毫无新意,但片中那名自强不息、奋发向上并终获成功的少年正是张国荣当年的写照。为了更好的演绎电影中的三首插曲,张国荣没有同意制作单位找的填词人,而是找来当时大名鼎鼎的填词前辈郑国江。按规矩郑老师一首歌的填词费是3000元,可张国荣只出的起一半的钱,但郑国江和他面谈后,很赏识张国荣的音乐才华,就照单全收了。从此两人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令张国荣一炮而红的成名作《风继续吹》就是出自郑国江之手,张国荣成名之后也多次在公开场合感谢郑国江,称他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但在当时,张国荣的制作公司却对此不感兴趣,认为找谁填词都一样,只拿出五百元,余下部分还是张国荣为了保证歌曲的质量,自掏腰包补足了差额。词曲的优良加上张国荣独特的演绎,使这三首歌到处传唱,尤其是片中曲《默默向上游》更是成为一时经典,让人们重新认识到这个沉寂多年的歌手的实力。这回幸运女神终于在张国荣身边驻留。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