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档案传记 > 正文

张国荣的故事(《看电影》杂志连载)(3)

日期:2008-04-24 来源:《看电影》 作者:Jackie225 (录入整理) 浏览: 字号:TT

 

第二部:上学了


  直至13岁之前,张国荣都在香港念书、生活。
  张国荣小学就读于圣路琦小学,因为张国荣的大姐和她以前的丈夫在那里任教,近水楼台先得月,因此张国荣也就省略了幼儿园高班这一环,从低班直接跳到小学一年级。但显然张国荣比不适应新的环境,结果无可避免的,小国荣留级了。也许在别人眼里这是个不甚光彩的“污点”,但张国荣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我比人家少学了一年,很多东西都不明白,等于补读幼儿园高班。”读了两年的一年级后,张国荣就再也没有留级,顺利地一直升到六年级。
  在这一阶段里,唯一令张国荣印象深刻的是张国荣的五姐帮他补习功课的情景。那时候,张国荣刚开始学写毛笔字,除了要做学校留的很多作业外,每天晚上还要写什么“上大人孔乙己”这样的毛笔字。五姐又说张国荣的英文写得不好,又要他写钢笔字。那时不像现在都用原子笔,以前的钢笔就是一支约九寸长的小棍,加一个笔头上去。还要一瓶墨水,跟着就点几下写几个字。在未干前,又要点一点。不过这倒有个好处,能借此来培养人的耐性,还能让字写得工整一点。但现在看来,张国荣严重辜负了五姐的期望,因为张国荣的中文和英文字写得很差。
  在读书的时候,学生们一定会分成几派。一派是读书好的;一派是运动好的;一派是懂得追女孩的。当时张国荣还算用功,属于读书好的那派。在小学张国荣有几个要好的同学,不是那种和小同学“拉手或聊天”的那种,而是“岁寒三友”的那种。有趣的是,其中有两个正好一个姓刘一个姓关,而张国荣姓张,三个人好像桃园结义一样,但现张国荣已经和“刘备”和“关羽”两位同学都失去了联络。唯一还有来往的是一个姓许的小学同学,他是潮州人。张国荣和他真是很要好,两人从小学一年级认识,一直到中学才分开。虽然后来张国荣去英国读书,他去加拿大读书,但长大了两人仍会谈谈心事和保持通电话。
  “这个‘潮州仔’胖乎乎的很可爱,好像一头猪。有时候又羡慕又妒忌他,他爸妈对他很好。他爸爸是开计程车的,妈妈是新加坡华侨,很幸福的那种女人,也不用工作。真好!他可以和父母一起住。”最后一句话可以看出张国荣潜意识中对父母的不满以及对家庭温暖的渴望。也因为这样,那时候张国荣就知道什么叫“招郎入舍”,原来许同学的爸爸就是这一种。因为他外公是一个法律顾问和开船厂的有钱的知识分子。后来结束船务生意,来了香港。虽然年幼的张国荣不是很明白当时人的心态,但很羡慕他的家庭,“因为从表面看,他也算是有一个开心的家庭。他家的女人结婚后,都不需要离开家;例如他阿姨的丈夫都是住在他家里的。他有一个堂妹,和他住在一起,一起上学。”不过张国荣也不忘揶揄他们两句:“他家里专出产胖人,他堂妹也很胖。”
  因为张国荣在大姐张绿萍的学校读书,所以大姐对张国荣管教很严。其实张国荣读小学时很用功,成绩一般在十名之内。可能是爱之深责之切,也可能是受家庭影响,认为一个人应该自立,有骨气。所以大姐张绿萍经常督促张国荣读书,让张国荣感到很有压力。为此张国荣的八哥还和大姐打过架。好像是有一次张国荣被老师罚留堂了,总之是一件小事,但大姐没有好好说反而骂了张国荣,越骂越怒,拿起木衣架就朝张国荣打去。这种衣架是张国荣爸爸公司出产的,上面还有公司的商标。只听“嘭”的一声打在张国荣的身上,衣架被打断了。张国荣的八哥看不惯,就对大姐说,这样打人是很疼的,让她试一下让人那样打的滋味。大姐说她教育弟弟,这不关八哥的事。后来大姐觉得还不消气,就拿出八哥上中学时的皮带鞭打张国荣,八哥一看就怒了。终于两人打了起来。张国荣的大姐是个很厉害的人,打起架来一点也不逊于男孩,拿起可乐瓶就往八哥头上打,就连张国荣也不放过。
  张国荣小学时个子不高,当然现在也不算高,算是中等身材吧。因为学校缺乏上体育课的场地,当时只有名校才有自己的运动场,所以每次上体育课时就去一个叫活水的公园,一堂课才45分钟。张国荣并不喜欢上体育课,但喜欢穿运动装,因为他觉得穿短裤很舒服。家人称张国荣为“邋遢帮”,原因是张国荣穿白色的长袜、白色的短裤和白色带校徽的恤衫上学,但可能是公园的木登脏,坐上去磨了几下,就把白裤都弄黑了。每次放学的时候都是这样。张国荣不喜欢他的长袜,可能质量不好,穿新的时贴紧皮肤,但洗了几次后,就开始松了。经常要找橡筋固定,但即使这样,张国荣也不会怎么投诉。
  张国荣小时候学习成绩还不错,有两年中文成绩还列全校第二、第三名,只是张国荣大姐对张国荣的成绩很紧张,而且不是一般的紧张,应该是过分紧张,使得后来张国荣对学习产生了一点抗拒感。那时的张国荣学的是旧数学,其中最大的问题是新数学和旧数学弄不明白。而后来,学新数学时张国荣已转去玫瑰岗中学,换了新环境后,六姐就不用再接张国荣上学和放学了,张国荣离独立又迈出了一步。
  在玫瑰岗中学就读时,张国荣开始过一些大人的生活了。所谓大人的生活,就是自己等校车接送。来到新学校,觉得一切都很生疏,也开始念圣经了。时至今日,张国荣对宗教仍然不是很虔诚,对基督教、天主教,或者佛教都只是知道一些皮毛的东西。当时的张国荣可以说没什么特长,只会耍贫嘴,但开始了他的唱歌初步。有几个老师很喜欢他,因为他的英语不错,在班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天主教学校放学前都要念《圣经》才能放学,因为要用英文念,所以老师选了张国荣去带领全班同学念,天天都要念。于是开始有人妒忌张国荣了。
  到了中学,张国荣一反常态,开始对读书失去兴趣,小国荣读中学时,大姐请了一个家教,结果家教不大用心教,小国荣也不大用心听。以至于学业上,除了英语没问题,其它的不过马马虎虎。不过,小国荣倒是开始对运动越来越产生了兴趣。

  快乐与孤独的日子里,小国荣在一天一年地成长。
  当时学校里已经流行穿“ADIAS”的运动鞋打篮球,喜欢时尚的张国荣自然也不例外,也开始买一些奢侈品,包伙一对“PUMA”的运动鞋。除了经常和同学们一起打篮球外,张国荣的羽毛球打得也不错,有几次还曾和校长打球。面对校长大人,他心里有点害怕,但又觉得很荣幸。
  当时学校很流行歌唱大赛,流行姚苏蓉(台湾歌星),有几个男同学还会扮姚苏蓉唱歌,效果当然很搞笑,简直令人捧腹。其中有一位男生唱得不错,他还不知从哪找来一种麦克风,可以把姚苏蓉的声音隐掉,只剩下音乐,很有现场感。张国荣对这位同学印象深刻,但现在已失去了联络。
  不过那些校园歌唱大赛张国荣并没有参加,也就没有发现张国荣的歌唱天赋。也许是当时自己没有发觉会唱歌吧,所以那届冠军应该庆幸张国荣没有参加。以前的乐坛不像现在这么百花齐放,粤语歌一点也不流行,只有国语歌和少量的英文歌。英文歌也只是“CCR”、“DIPAPER”那样的“重金属”(Heavy Rock)。虽然张国荣不喜欢这类英文歌,但也会唱一些,是去Party时学着唱的。
  有一段时间姚苏蓉在香港很受欢迎,像《欢乐今宵》(类似内地的《正大综艺》)把她当贵宾;又被封为“盈泪歌后”,在香港歌剧院表演,演唱会的票卖得非常火爆;许多人都模仿她唱歌。张国荣觉得很有意思,就去看姚苏蓉的演唱会,开始买她的唱片(当然都是张国荣的哥哥赞助的),听多了他也学会唱她的歌。也正是从那时起,张国荣开始意识到自己会唱歌,可以说是姚苏蓉启发了张国荣潜在的音乐细胞,所以张国荣对姚苏蓉至今仍记忆犹新,像什么“今天不回家”等等她的歌曲现在仍然会唱。
  现在我们来说说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张国荣的早恋(Puppy Love)。
  张国荣最早的早恋是发生在小学,蛮早熟的吧。那个女孩姓邝,叫满贤。当时张国荣觉得她很漂亮,小国荣很聪明,很会追女孩子,当时邝满贤比张国荣矮一点点,大约坐在他前面两行,小国荣就常常扔纸条给她。而邝的妈妈认识张国荣的妈妈,小国荣就采取“岳母政策”,讨好邝满贤的母亲。当时小国荣心里只有一种欲念——拖女孩的小手,在这个标准下,最后当然是成功了。不过这次Puppy Love却没有结果,因为邝满贤读到四年级就走了,她一家移民到了加拿大。
  到了五年级,张国荣开始稍微认真读书了,因为要准备升中学,所以也就没时间去想感情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其实那时的张国荣哪知道什么叫感情呢。
  上了中一之后,邝满贤回来过一次,但这次张国荣却没有把握住,出了“糗”。当时张国荣约邝满贤去逛街,她同意了。那时张国荣很紧张,想想看,连去冰糖花园郊游的前夜小国荣都会紧张得睡不着,更何况这是他第一次约女孩逛街;当时张国荣留了一个平头装,就是所谓的“陆军装”(一种发型),为此小国荣还特意到理发店剪了个短得不能再短的“寸头”。当两人见面后,哗,发现怎么都大变样了。13、14岁正是女孩发育很快的一个阶段,邝满贤已经长得像姐姐一样,而小国荣长得又矮又瘦,再加上喜欢游泳,皮肤晒得黑黑的,像黑炭一样。两人见面很尴尬,只逛了一会儿的街,女孩又有些矜持,这也不去,那也不去,所以逛得很不过瘾。小孩子是很敏感的,尤其对外表。小国荣对认为没给邝满贤留下什么好印象一直懊恼不已,精心的准备却换来这样的结果,这次见面就这样以丢脸告终。
  上中学后张国荣就开始有一种认识女孩的习惯,那时没女孩和自己逛街,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尤其就读的是所“飞仔”(小混混)学校。不过张国荣还是说:“ 其实只是我自己‘飞仔’而已。”那时学校是男女分开上课的,连课间休息也是分开的,所以在校时没多少机会“泡妞”的。但张国荣和朋友终于发现了认识女生的捷径,就是在学校运动会上,所以无论如何张国荣都一定会参加的。因为只有运动员才有机会到草地上,否则就要乖乖地和自己班的同学当观众。当时张国荣那么喜欢参加运动比赛,目的就是到草地上认识女同学。女运动员总是活活泼泼的,爱运动,她们比较容易说话;坐着的那些女生一般都是读书型,不好接触。张国荣喜欢玩,自然要认识一些爱玩的女孩。没想到还真让张国荣碰上一位极爱玩的,她叫Nancy,和张国荣的嫂子同名。但当时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是一大堆的“男朋友”。那时张国荣算是“面呆”了,让认识的女孩都糗过。Nancy问张国荣有没有听过一个外国歌手的歌,叫“Sweet and”,如果没听过就先去听听再来追她。言下之意就是说小国荣太纯情,纯洁了,不适合她。哗,真是丢脸丢到了极点,不过小国荣伤心过后,就没事了。
     
  后来在中二时张国荣又认识了一个姓王的女生,“这女孩在我生命里算很重要了,可以算得上是我的初恋。”可见这女孩的与众不同。张国荣是在打羽毛球时认识她的,“我的‘女朋友’都是在运动场认识的“,张国荣后来自嘲道。
  也就是在那时,张国荣认识了谢华秀,就是现在香港一位有名的运动员,时任南华短跑教练。当时张国荣的女朋友和谢华秀都有一头长发。在校时,她们都因为跑得快而出名,不过张国荣并没有因为女朋友的关系就偏心,原因是“她是没谢华秀跑得那么快“。当时谢华秀百米跑是11秒多,已经非常快了。和张国荣的运动爱好一样,这个姓王的女朋友的羽毛球也打得不错,所以张国荣就常约她一起打球,于是两人的约会内容也就常变成了互相切磋球技。
  张国荣后来就读的玫瑰岗中学流行一中“洋风“,同学们彼此之间喜欢用英文对话,就连校长训话时也用英语,如果英文水平不好的话,自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所以刚开始时小国荣和大家交流起来有些吃力,但他很好强,为了不让人瞧不起,每天都努力地学习英语,后来渐渐地适应了这个环境,成为学校里英文最好的学生之一,甚至可以用英语跟校长对话。这也为他日后去英国留学打下了很好的语言基础。
  张国荣长大一些后,兴趣渐渐西化,开始喜欢英文歌和外国电影,尤其是[罗密欧与茱莉叶]和[Jeremy](即[玉女含苞])这两部影片,那时候喜欢电影的理由都很简单,前者是因为男女主角长得很漂亮,后者则是因为主题曲“Blue Balloon”很好听。当时张国荣听了许多英文歌,像当时[罗密欧与茱莉叶]那张唱片,是一张原声碟,里面有很多人物对白,虽然莎翁的古典式英文小国荣根本不懂,但也很正经地跟着念对白,好像不念很不给面子似的,用张国荣的话说“就好像现在你跟人家说你不听阿伦(谭咏麟)的歌一样”。可见张国荣对谭咏麟在歌坛地位的推崇。
  你相不相信张国荣曾经留过长发?不是演唱会上戴的假发套,是真的那种长发。那是在中二的时候,社会上流行长发,爱美的张国荣就顺应潮流,不再剪短发了。刚开始因为没固定的上课教室,张国荣就等上课铃响的那一刹那,急急忙忙地冲进教室,侥幸训导主任走漏了眼没被抓住。后来学校紧抓仪容仪表,管理更严,小国荣宁愿冒着被抓的危险,从后门偷偷进教室,也要保住自己的一头长发。虽然当时张国荣也觉得自己的头发确实很长,但没办法,谁叫长头发帅呢。
  至于学习方面,张国荣可不像对他的头发那么热衷,结果成绩简直是一败涂地。除了英语没问题,其它科目都不行,特别是新数学似乎就像没有学过一样。虽然家里为他请了不少家教,但还是不见成绩的提高,为此老师多次要求见家长。另外,除了因为学习不好见家长外,张国荣还因为对体育老师不敬,也被要求见过家长。
   刚上中学时,张国荣很喜欢打篮球,话特别多,胆子也大,哪管你是老师还是什么人,只要能在一起玩,又有话题,大家就能相处得很开心。当时大家很喜欢跟体育老师在一起,这个老师叫古裕荣,可能是小孩子调皮,上体育课时,小国荣他们常用篮球扔古老师的肚腩,捉弄他,古老师没有小孩子身手那么敏捷,自然没有躲开,但好在古老师没有生气,也就过去了。但有一次张国荣玩过火,把古老师激怒了。
  那是在放学,大家都在校车上,古老师正要上车,坐在后面的小国荣大声地喊“古惑荣”全车的人都听见了。古老师瞅了他一眼没有吱声,一声不响坐在座位上。当时小国荣还有点洋洋得意,谁叫老师起这样名字啊。第二天上午上完三堂课,中间小息时,训导主任过来了,“张国荣,拿着书包去教务处”。哎呀,当下张国荣心一沉,这回要出大事了。到了教务处,小国荣低着头听主任的训导,说他应该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坏事,又说他对师长无礼,要家长来见他,还要罚张国荣停课两星期。当时张国荣真的很害怕,要停课两星期,这可是一个重大的处罚。这回张国荣的爸爸终于要出场了,但有意思的是,张国荣的爸爸不像是因为儿子淘气来见主任,反而好像来谈生意,临走前还给了主任张名片,叫主任多多提携他的儿子。“真老土!我爸还真以为自己在谈生意,现在是我被人停学啊!”张国荣对父亲的不负责任很不满。
  从这次以后,张国荣再也没有被学校停过学了,因为他知道被停学的滋味很不好受。在家的日子里,小国荣很想去上学,很想看看同学,自己一个人很无聊。这件事虽然没有给小国荣心里留下阴影,但带来的间接后果就是,张国荣发现自己每年的三至五月都会倒霉,运气不好,这是不是有些迷信呢?
  被停学后的第二年,张国荣和他大姐、大姐夫到京华戏院(即现在铜锣湾的吉利士)看电影,片名直译叫[柔道一直线],当时香港很流行玩柔道,看完电影后,三人去一间士多(杂货店)买了一罐杂果罐头,然后一起去拿车。那时一般都用一种黄色鸡皮纸做的纸袋来装东西,由于罐头是冰冻的,纸袋又很薄,走了一会儿,纸袋就破了,罐头直接砸在小国荣的脚拇指上,哇,当时小国荣感觉很痛,但没检查伤口,只是将罐头捡起来,继续走,直到上了车,大姐才发现小国荣的脚流了很多血。本来经过上次教训张国荣已经发誓再也不停学了,但没想到出了这次意外,所以张国荣自动要求停学。在家里休息了一个礼拜后,张国荣穿着拖鞋,包着纱布,一瘸一拐地去了学校。就这样,张国荣傻乎乎地完成了自己在香港的中学阶段。
  在中学阶段张国荣的成绩一直很不好,其实早在中一时学校就想让张国荣留级,但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结果整个中二也几乎处在留级的边缘。张国荣的爸爸对此很恼火,他偏又是个好面子的人,所以小国荣去办公室找他,他从没给小国荣什么好脸色看。他问张国荣有没有打算去外国读书,当时小国荣觉得这太好了,因为学习成绩那么差,自己都觉得丢人,心里就有一种逃避的情绪,认为到那边糗了也没人知道。所以开始的时候张国荣觉得爸爸对自己还是有亲情的,但长大后又改变了想法——不知爸爸是否觉得自己太丢他的面子了,才把他送去外国。不过还好,当时也有一个同学申请去英国读书,两个人可以做伴。当初之所以没有选择去美国,加拿大留学,因为这两地的手续很繁复。英国就没这样的规矩,好像有点拜金主义的制度,只要有钱,基本上就能办成留学手续。虽然申请英国学校也要考试,但所谓的考试很好笑,只要把申请表寄过去,那边就会寄来一道题,再把答案寄回去,就通过了。那道题当然不是张国荣自己做的,是他姐姐做的,姐姐的学习成绩和程度自然要厉害多了。
  而所谓的申请,不到两个月就批下来,包括所有的书信来往。后来几乎是在没正式通过前,英国那边已经又寄了一张表过来,表示只要填完表,把钱汇过去就行了。
  于是张国荣就这样来到了英国。

 

张国荣在英国


  本来出远门有家人相送是件很平常的事,但张国荣对家里很多人到机场送他却感到意外,可见张国荣与家人的关系有多疏远。虽然是第一次离开家,还要到万里之外的一个岛上去独自生活,但张国荣却一点也不伤感,大概是不愉快的童年生活种下的后果,让他一心只想离开香港,到一个全新的地方生活。所以当时张国荣只是跟家人挥一挥手,说一声再见,转身就走了,一点留恋也没有。

  张国荣搭乘的是一架叫作“LAKER”的包机,是专门为学生准备的,票价很便宜,到英国才需要一千多元,而且飞行中间也很少停站。第一次坐飞机就遇到“ 巨无霸”型的飞机,增加更多的安全性,这让张国荣很高兴,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坐飞机中的一段小插曲让张国荣有点“后怕”。飞机上的座位都是一排排的,张国荣的座位在中间,正好在放电影用的放映机下面,飞机一起飞,头顶上的一块板就掉了下来,上面的螺丝钉松了,放映机悬在半空中,好似随时都能掉下来。直到飞机起飞上了云顶,空姐 这才过来叫张国荣离座,让她们把螺丝钉上紧。
  到了英国,来机场接张国荣的是他爸爸的一个姓李的朋友,因为留学生一般在八月初就到英国的亲戚家住,等待开学,可张国荣是八月末才去的,所以只在爸爸朋友的家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去了学校。可能是坐了很多小时的飞机,身体比较疲劳,所以张国荣刚到英国也不受什么时差影响,整整睡了28个小时,直到被姓李的朋友的儿子推醒,告诉他该去学校了,这才慢慢清醒过来。
  因为学校还没有正式开学,所以张国荣第一天去的时候只有一位老师和他太太招呼他,还给了他一份三明治吃,第二天学生们都来了,张国荣被分到一个16人的宿舍。当时张国荣在香港读的是中二,可在英国这边却连跳几级,就读UPPER FOURTH,相当于香港的中四。可能是张国荣自小就容易适应环境,所以到了英国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习惯的,不仅没有瘦,还胖了不少,因为他不仅吃了自己的这份,还把与他一起去英国的同学的那份饭给吃了,当然不是说张国荣不团结友爱,跟同学抢饭吃。而是那位同学比较挑剔,可能跟他的家庭背景有关,他的父亲是一家轮船公司的老板,所以就什么都不习惯,再加上英国又没什么东西尺,所以就有了点节食抗议的意思。
  张国荣在英国的学习生活很有规律。早上7点被警钟一样的铃声叫醒,然后收拾床铺,穿好衣服,大约要走10分多钟来到饭堂,跟着开始做祈祷,直到7点半才开始吃饭,有炸薯条、牛奶、面包、鸡蛋等等。但有一件事让张国荣觉得很有意思,英国的鸡蛋都很小,像鹌鹑蛋一样,一点也不像香港的鸡蛋。
  12点下课后,大家就去吃午餐。午餐很简单,其中有一种香港人不常吃的“派”,是用碎肉做的,饭后有一个甜品,只有水没有牛奶。英国学校每天下午三点都要上体育课,要么踢足球,要么玩橄榄球。橄榄球张国荣只玩过一次,因为当时张国荣才14岁,不像那些外国小孩长得那么壮,高得像座山,被他们多撞几下,小国荣就完了,所以张国荣被编到下一组踢足球。当时张国荣不是守门员,因为球门有24尺宽,是国际边准的,所以张国荣永远只做左翼或右翼,其实短程跑动,张国荣还是跑得蛮快的。而张国荣的那位香港同学就不爱运动了,让他爸爸写信证明他曾经患过小儿麻痹症,这样就可以不用上体育课了。当时张国荣是唯一和外国同学玩在一起的中国人,因为全校只有他们这两个中国学生。
  其实张国荣在英国的生活很平淡,只有星期六是最开心的,可以出去玩,所以被称做“野兽出笼”的日子,因为从周一到周五都要上课,平时也没什么假期,不像在香港,放学就回家。当时全校只有两个是读日班的,住在附近,晚上可以回家睡觉,其余的300多名学生都是寄宿生。踢完球,下午五点所有的学生都要上图书馆温习,有两个老师照例看着学生,至于学生温不温习就是另一回事了,下面干什么的都有,画画看小说……直到晚上8点铃声响了,大家回到饭堂用晚餐,一人一杯“阿华田”和两块饼干,好像电影[苦海孤雏]里的情节一样,就这样度过一个饥饿的夜晚。
  如果有想减肥的朋友不妨到英国留学,随随便便就可以减掉几十磅,当然这是以前的情况了。像很多到外国留学的朋友一样,张国荣什么都可以忍受,唯一不习惯的就是外国的饮食,吃不惯他们那些面包和炸薯条……所以张国荣就写信回家诉苦,说英国没什么东西吃,这样就可以拿到更多的资助,叫家人寄“方便面”过来充饥。但让张国荣恼火的是,同学们毫无传说中的绅士风度,宿舍里经常有人偷东西,他们睡上下铺,床旁边有一个用来放日用品的柜子,有一两回张国荣的方便面便离奇地失踪。他们就向地理老师诉苦,地理老师人很好,就借厨房给张国荣他们用。而在此之前,张国荣都是用热水泡面的,怎么泡的呢?宿舍里有一冷一热的自来水管,先将热水管开5分钟,让水温升高,跟着把面放进碗里加热水,最后用那袋子盖住,一般说明上写3分钟就好,但面没有泡开,要浸15分钟,面才能吃。不过相对学校晚餐一杯饮品两块饼干,方便面就成了“美味佳肴”,这种状况直到地理老师借吃放给他们才有所改善。
  在英国读书的日子,张国荣最怀念和地理老师在一起的时光,像历史课,英国文学课这样的课程都不会有实验,而在国外选修地理课却有机会去旅行。张国荣的学校位于“诺域治”,要乘巴士去火车站,再转车去“里斯”,一个接近苏格兰的地方,英国本土没什么山,只能来这里才有瀑布和山。让张国荣最难忘的一次是他们去一个叫“YORKSIA”的郡,那里有间基督教青年会,白天去看瀑布或钟乳石山洞,山路很陡,还好顺利爬上去了。当张国荣他们从岩涯下来时,突然有个东西掉了下来,猜猜是什么?原来是一只山羊。
  张国荣在英国呆了五年半,由Form-forth至O-LEVER,然后又读完A-LEVER,还拿到某学校的奖学金,然后考进里斯大学的纺织班。张国荣对纺织很有兴趣,如果能一直学下去的话,可能有一天张国荣会成为一个成功的设计师。但好景不长,只读到大学一年级,家里就来信叫张国荣回香港,原来张国荣的爸爸因酗酒而瘫痪,以为自己没有希望了,所以叫张国荣回港陪在身边,之后就再也不让张国荣回英国,理由是不想在死的时候缺张国荣在身边送终。当时张国荣的年龄不大,也不想去爸爸的洋服公司帮忙,便去了一所中学做插班生。有意思的是,当时张国荣的英语已经很好,在A-LEVER里拿了A等级,而一些私立英文学校的英语程度也不是很高,校长曾和张国荣说笑,说他的英语水平可以教中二、中三的同学,不如教书算了。但因为张国荣的中文不好,所以他坚持只做中五的插班生,专修中文。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