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春夏秋冬

日期:2008-03-21 来源:《君子杂志》(2001)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冬天


冬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天空多灰,我们亦放亮  

 
窗外冷空气,没有因为寂静而退避,缩短了飞蛾跟寂寞的距离。飞蛾随意坐在地上,周遭还有七、八个君子,跟飞蛾一样,君子们都在等待一个可不寻常的人,他很超然、他很脱俗、名字叫作张国荣。众人都不知在忙碌着什么,显然有点紧张,加上微凉的冷风,令众君子阵阵颤抖。但,咫尺间已经看见了他,他的神情有点冷莫,跟随他身后的还有……压力,要令众君子都有一点心跳加促,就连飞蛾都被着股压迫力感染了,突然之间,他半蹲在地上向飞蛾说了一句:“不要紧张,小孩子。”
 

他就是有这样的气度,这是一个开始,一段旅程的开始,从冬天起步。


秋天


秋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秋风即使带凉,亦漂亮


秋天很短暂,说话也简单起来。


“有没有人说过,你给予别人很大的压力。”


他笑了一笑, 也像个孩子般的想了一想:“我想这和我的性格有关,我是个双重性格的人,一时会很悲观,一时又会很乐天,每天都要求着不同的东西,每天都有不同的心情,别人大概想不到我要什么罢。”


“那你要什么?”


“太多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我想做好演唱会,因为演唱会是属于我个人的,每次我都想做的比上次好,如果以后我再想不到更好的东西,《大热》可能是我最后的一次,但我不敢断定,因为我试过反悔,却不会在三年之内;我想做导演,拍爱情片,感动别人。之前拍过《烟飞烟灭》和音乐特辑等等,我想是时候将我多年来的意念逐一实现出来。”


他坐在椅子上,弯下了身子,飞蛾则坐在地上,轻松的像在草原听故事,那简单的说话,有笑、有泪、有老生常谈、有些关于岁月煎熬、有些关于光荣和过去,但仍鲜活,仍然动人心怀,至少在他心目中。


夏天


夏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火一般的太阳在脸上


天气太冷,他提起了热咖啡,手心不停的抖颤,喝了一口,然后就说:“你懂不懂打麻雀?”


飞蛾摇一摇头道:“每到新年,我都会打一次麻雀。”


“以往我抽烟太多,累得现在经常手震。但这可有一个好处,就是每次打麻雀的时候,别人以为这是我的一个小动作。”


“为什么喜欢打麻雀?”


“这是一种脑筋的锻炼,亦是一种学习。麻雀台上你可以看到不同的人生哲学。每一个人都会有高低起落,有些人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就是不懂得守,最后两袖清风,有些人沉默不语,沉着应战,结果成为了大赢家, 你就找得到麻雀的真乐趣”


说罢,他又再用那只微微抖颤的右手,拿起咖啡喝下去。


春天


春天该很好你若在场,春风仿佛爱情在酝酿


有人说春天是新的开始,可以将以往忘掉,一切从头来过。其实春天就是接近过去,开心或者痛苦都要你记的清清楚楚。


飞蛾和他,不经不觉就来到春天了,这一个春天将会带给他很多回忆,因为在过去一年里,他都为了世界巡回演唱而努力,这演唱会从春天开始,亦于春天终结。“每个演唱会当中,最令你难忘是什么?”


“是歌迷。我很享受演唱会中的每一个段落,因为每个段落都有一班歌迷支持我。我比较重视人多于其它东西。”


“其他东西是代表名和利吗?”


“没错,名和利是可以自己争取的,但一个人的‘心’是无价的。我是个很容易交心的人,就算是第一次见面,我亦可以跟你讲心事,所以我很害怕被人出卖,尤其是当我真心对你的时候,这比失去了名和利来得更痛苦。有人说我看得很淡,其实我还很在乎,试问我仍在这个圈里怎会不在乎。譬如我出席了一个颁奖典礼,我总会希望得到奖项,若果我说不在乎的话,我跟本就不会出现。”


“有没有想过离开这个圈?”


“十年前我尝试过,但是始终要归来,这里是我的家。”


春天过的很快,睡醒了又擦身而过,紧张的心情,无形的压迫力,早就随着春风送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下一个季节又要来临…… 其实倒也没有所谓,反正任何一个季节,他都依然如风,来去写意,能同途偶遇,已经是某种缘份,多么庆幸。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