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张国荣:忘掉时间的流逝

日期:2008-03-18 来源:《当代歌坛》(1999年)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还记得上一次采访张国荣的时候是去年他为《红色恋人》来北京做宣传,那时候他刚刚复出,对访问对我对歌都是一种淡定的态度,我一直惴惴不安地采访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一怒而去,我所有的功课都烟消云散,自始至终他都是悠闲地和我说话,又从容地在摄影师面前做出各种神韵和姿态,那时他说他想演像《泰坦尼克号》一样悱恻的爱情故事。
  今年再一次采访他的时候,他的电影和歌都已经上市了,他又成了一个受人瞩目的歌手,他也明显的热情多了,也不那么细致了,但是他的聪明却在无意间显露,让我更觉得每一句都要小心,因为你只要说半句话,他就能猜测到你的下半句,然后开玩笑地把你的话题打乱。

 

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


  记:《流星雨》开创了你的三个第一,第一部和小孩子一起演的戏,第一部和张之亮导演合作的戏(张:还是第一部演得那么烂的戏)…… 不是不是,是第一部角色那么烂的戏。
  张:我一直想演一些关于香港历史的戏,可是香港和日本不同、和台湾也不同,他是一个没有历史的地方,每一天都有新的高楼出现,每一天都有一些旧的事物在消失,现在再想找当年拍《阿飞正传》的地方,已经找不到了。也许以后我会再拍一部更有历史见证感的片子。
  记:你对自己再片中的表现是否满意?
  张:我不能说满意,我这个人是多少有些不知足的,总是想精益求精,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我是首次和张之亮合作,但是感觉很好,我们双方都有一些创见,这样才会激发出更多的灵感。
  记:在戏中当爸爸的感觉怎么样?
  张:很好,我和小演员相处得特别好,他拍戏时才四岁,十分可爱,他跟我很亲,有一次我时晚上六点开工,他四点开工,可是他就是不演。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导演没有办法,只好让我接电话,我一接到电话,马上就开车去,他见了我也十分开心,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把我当作了父亲,但是我已经真的把他当作了儿子,我想如果我做爸爸的一定会是好爸爸。
  记:你是不是想做爸爸了?
  张:没有。当爸爸要付出太多的耐心和爱心,我可以在拍戏得短时间里这样做,但是真正地要做爸爸,我没有那么大的勇气,也不知道能不能负起那么大的责任。
  记:我听说你的童年不是很愉快,那么你是怎样在事业上取得成功的?如果一个人的童年是那么不愉快、不幸福,他长大以后也会不快乐,你有那样的感觉吗?
  张:其实在这种情况下人长大一般有良种情况,一种是消极、变得叛逆,另一种是发奋图强、不让人看轻自己,我选择了第二种,我一开始并没有想出名,我只是想我的生活或许会好些,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努力地工作,于是有了今天地成功。现在我拍广告、出唱片、拍电影,大家喜欢我,我也喜欢大家。我热爱我自己的事业,从中我知道了自己存在的价值,也赚到了钱。
  记:90年代初你曾宣布退出舞台后来又重登舞台。做这个决定时你可有压力》因为大量的歌手在迅速露面,你曾得到过认可,拥有自己的歌迷,但他们可能会转而支持别的歌手。
  张:不要再提“重登”这两个字,我讨厌这个字眼。我不在意自己的年龄有多大,人们怎么想,或许他们觉得张国荣时过眼云烟,诸如此类……但是我的电影票房和演唱会票房都证明,依然有人喜欢我,我是个很幸运的人。事实上有很多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支持我,因此我复出是没有压力的,人人都知道我是半退休性质的,我已不在乎人们对我看法,我只是在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我喜欢做的事情。

 

叹人世沉浮

 
  记:最近蔡枫华经常出现并做出一些失常的行为……
  张:我和他总算是相识一场,都算是朋友,我不想评论他的事情。他重新复出自有他的难言之隐,回想他当年的风光,真是觉得人世沉浮……
  记:现在蔡枫华重登舞台,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张:我支持他。其实他也有过一段辉煌的时间,而今重出歌坛当然有他的无奈,个中原因我不想评论,我也不会去探听,但是想一想这么多新人曾出不穷,他也要付出和新人一样多的代价、而且他已经输不起了。
  记:他要是请你去为他的演唱会做嘉宾。
  张:如果有时间是会去的。
  记:你在最近的活动上常常唱一些老歌,在你心中是不是留恋过去的时光。
  张:每一个人都喜欢自己年轻人时候,不过在留恋中生活不是太可悲吗。我想我还是看未来吧。而且我这次出来不是再想当偶像,我只想做音乐。
  他的说话速度有些快了,也不用再提问,他说他不久会去日本拍写真集、还去为来年圣诞节演唱会做准备,工作无限量地增加,让他觉得开心,去年他刚从加拿大回来的时候,心中也有一些小小地失落和迷惘,在新人辈出的年代里重振旗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想看穿他墨镜后面的眼睛,可是看不透,只是惊讶地发现他的眼角没有一丝纹路。
  1956年出生的张国荣,今年也该43岁了吧!不过张国荣自己说自己的心态是年轻的,他说也许有人会想:“他太老了,不能再当偶像。”但是过去的五年十年中他已经做过,所以他更想拍一些严肃的电影出几张好唱片说不定会做导演,这些都是他的愿望,希望能实现。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