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哥哥1977年的第一个访谈录

日期:2008-03-18 来源:《明报周刊》(1977年8月7日456期) 作者:阿陶 浏览: 字号:TT

张国荣的爱情故事


  面对着张国荣那张年轻而又无心机的脸孔,我的开场白是:“讲讲你的故事吧。”
  张国荣果然很有条不紊的说:“我以前在玫瑰岗读书,F.2转了去英国,读了七年,去年回来香港,我不知道A Level原来等于预科,懵查查插班又读多了一年F.5,会考肥佬肥得一塌胡涂…… 五月时参加亚洲歌唱比赛,然后…… 你们都知道了…… ”
  然后,比赛结束他以亚军落败,却赢得了香港观众的怜爱,然后做了电视艺员,然后接受访问.
  他在丽的,又唱歌又演话剧——《爱情故事》之类,都是主角。


水仙花的少年


  清晨的菲菲咖啡屋内顾客不少,这位男主角并未引起太多目光,毕竟男女明星是有不同的。张国荣皮肤晒得黑黑的,头发卷曲得很时髦(我是天生卷发,他说),不算高(五尺八寸半,他说),瘦瘦的(摄影师说我是最佳穿衣身材,他说),样子实在年轻(不小了,我二十岁,他又说),他看来象只有十七。套句现在用滥了的形容,实在纯情。
  张国荣跟你谈话时表情很是专注,象努力要给你一个好印象,又努力给你满意的答复。神话中水仙花少年也是这样的吧。
  我问他:“有没有人说你很象温拿的阿伦(谭咏麟)?”他的发型和整齐眉毛与阿伦象翻版。
  他点点头,“他没有我高,穿了高跟鞋只到我这儿。”用手比了比额头,“我从来不穿高跟鞋的。”他的目光和专心转移到火腿蛋早餐上,一面自动陆陆续续的介绍自己。诸如,刚灌了唱片,自己独个儿租了广播道一房间,每星期回麦当奴道老家吃妈妈煮的饭,“我现在过独立生活了。”他说。
  “你有没有看我的电视节目,觉得怎样?”他说。
  “我不想走贾思乐路线,做的好没赞,做不好被人骂.
  “我的目标是争取多些女学生观众。
  “你认为我的歌唱得怎样?我唱得不好,可是喜欢唱,我每天早上校闹钟六点钟起来,练半小时歌,《American pie》是我每天一定唱的歌。"


爱情不受摆布


  “我本来的志愿是服装设计,继承我爸爸的衣钵,但爸爸做的是传统的西装,我喜欢设计些新的,突破性的款式。”他老爸张活海是著名的洋服师傅   
  “我的衣服都是自己设计的。”他身上穿的是红白细间条桖衫,无领,白领圈和白袖口,他见我没有评语,又说:“这种款式我穿了很多年了,以前没什么人穿,现在人人都穿."
  “听说你跟毛舜君拍拖?”我问。
  “是啊!”意外的他答得很爽快。"
  真的,不是丽的的宣传吗?”丽的似有意替他们制造成一对金童玉女,在《爱情故事》里频频出现。
  “最初不错是丽的的宣传手段,把我们拉在一块,但是这种事情是强不来的是不是?恋爱也由被人摆布就太傻了,丽的虽然对我很好,我也不愿因此被利用的。”
  由此看来这男孩倒挺有主意的。荧幕上他们老演爱情故事,荧幕下的爱情又怎样?


第二个女朋友


  起初,丽的替我们拍宣传片,手拉手啦诸如此类,我就跟毛舜君说笑:“我做你的男朋友好吗?”她说:“好啊!”多直接!他狂风扫落叶地结束了早餐:“拍完了戏,我觉得她很好,很可爱,跟我很配合,就请她看电影啦,于是很多时侯我们都一起合作,然后一同去玩。我没有对她说过很爱她,她也没告诉我说很爱我,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她,我相信她也喜欢我的。”多美满的《爱情故事》,丽的把这段故事搬上荧幕,绝不比众编剧大佬作品逊色。
  “不过——”大男孩停了停,犹豫了一阵:“她有很多男朋友的。”
  “哦。”望着这张仍然是乐观的脸孔,不由得你不八卦:“你是他众男朋友之一还是地位特殊的一个?”
  “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她是喜欢我的,她不同我,我很专一的,她可以同时喜欢很多个男孩子,她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我不是,我如果喜欢一个女孩子,就一直对她好下去。”他笑道,仍然是一派快乐的样子,现代的少年情怀是没有愁的,她是你的第一个女朋友吗?我问。
  “第二个,第一个在英国,我们只要好了两个星期,后来她走了。”听来象个短篇小说的体裁。“怎样程度的女朋友?”
  “女性的好朋友,比普通朋友要好一点,不如今次严重。”


还有很长的路


  “毛舜君是怎样的女孩子?”我问,照片上的毛小姐眉清目秀,这一阵子红楼梦热,林黛玉居然也跟她的名字扯在一起(毛毛曾在丽的剧集《红楼梦》里饰演过林黛玉,当时被人称作小黛玉毛舜君)。
  他微笑,用很成熟很客观的口气说:“她十七岁,好动,有点肥,事业心很重。”
  “事业心重?”现在十多岁的孩子真是了得。
  “这点跟我很相似,我们都很重事业心,我们前面还有很多要走的路。所以有时我们天天去街,没空时,两个礼拜见不到一面也无所谓,正如她这一阵忙拍戏,我们很久没见面了,我们也觉得这样不错,不牵肠挂肚的,见面又一样开心,这样子很好,你说是不是?"
  “但是我们是很认真的。”又说。
  如何认真呢?他又有解释。
  “我已经带过她回家,现在她跟我的家人很熟了,我们一起去避风塘吃海鲜,上个月我姐姐结婚,她也来参加婚礼。”
  我没问他结婚打算什么的,这种问题对他的年龄来说是荒谬的,虽然他一再强调自己“不小了”。
  走出菲菲,天下细雨,张国荣要去裁缝店取衣服准备晚上的星期三晚会。经过电影院门口,他说:“你有看国语片的吗?,我看得很少,只看林青霞,林青霞真漂亮,我最喜欢她在《窗外》那个样子。”
  好一个纯情的男孩。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