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哥哥98年和日本记者谈中国和归属感

日期:2008-03-16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我是个完美主义者不管电影还是唱歌”
不是用在香港通用的粤语,而是普通话。
一定得用大陆的语言,这是他本人的强烈愿望。
“因我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自豪。”
预先被警告,不要问张国荣关于中国大陆的问题,他的家人因共产党革命尝受辛酸,若言谈中涉及批评北京,那不知会发生什么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问了。
“你知道我祖父的事……”温和、嘶哑的声音。白白细长的手指弯曲着,抵着下巴,陷入片刻的沉思。
“对,我祖父是富裕的地主。有钱人在革命时先受批判。我祖父也遇上了……”
话中断。沐浴着春光,垂下视线。姿势优美而阴柔的张国荣在那里,与他在电影里挥拳持枪的阳刚形象完全不同。
这样的他,加强语气地说道,“但是,那已是过去的历史。不能光往后看。现在必须向前看。”
难以想象的发言。在香港临近回归时,他害怕。祖父那不祥的记忆恢复。共产党要来。想法去外国。在人气绝顶时放弃一切演艺事业移居加拿大,也是这个原因。他是这么承认的。
到底发生什么了?
“当时以为外国的月亮又圆又漂亮。可是,结果是和在中国看到的一样的。”
在加拿大时,北京的导演有来邀请出演《霸王别姬》。日本的侵略,共产主义革命,文化大革命。描写在那动荡的历史时期,一直爱着男性同事的京剧旦角的一生的悲恋故事。
“36岁时,第一次踏上大陆的土地。是啊,老实说好怕。怕共产党。”
不过,他是个完美主义者。到了北京,就入门京剧学校。为了解市民生活,和一般人同食共寝。为不用配音来演,这时候他还学好了普通话。
通过这半年北京生活,他的敌意逐渐化去。
“和香港人不同,大陆人纯朴。象京剧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呀,那边的导演和演员呀。有了很多能用心交流的朋友。此行,真很好哟!”
我毕竟是中国人。对,有了归属感。有了心灵的平静。他这么说着,好像想起一张张的脸,远眺窗外。
“最近,常被问起为什么不去好莱坞。可我已根本不想去外国住。我身体里流的是中国人的血。”
噢,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住的。他接着说。
“最近觉得中国大陆也不错。香港的物价高啊。”他有点含羞地微笑着。
“谢谢你问我关于中国的问题。这是一个很深的问题。”
脸颊微微泛红。象孩子好不容易才回到久久找寻的家,一个安静的男子就在那里。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